校友故事

当前位置: 首 页 > 成 就 > 校友会 > 校友故事

徐澳,致力于科学研究的求索者

2020/01/08

 在济南外国语学校国际课程中心,总有一个有着俊俏脸庞的身影穿梭往返于教室和Computer Lab,手里永远抱着他的Macbook,略带随意的中分,匆匆的步伐,学究气的细框黑色眼镜——那就是徐澳。

1-20010Q05R2445.jpg

导师成就:

1.参加CIS暑期项目中Professor Brian A. Barsky计算机图形学课程,探究光线追踪法在图像走样问题中的应用

2.跟随北京邮电大学的研究生进行医学图像识别,协助诊断疾病的应用

3.跟清华大学副教授学习文本信息检索的基本概念,进行流程模型的建模和检索



对于学习知识的执着


       他总是抱着他的电脑。然而与把电脑作为娱乐工具的同龄人不同,他对于知识近乎偏执的激情正体现在他的电脑上。他学习的途径有很多:有网络公开课,从知乎找到一门学科的入门书籍看和做练习,一些编程的技术细节或者看别人写的代码寻找思路。所有这一切,都是基于他的电脑。他的Macbook之于他,就像希腊化时代的亚历山大图书馆,充溢着包罗万象的知识,又像是就像列奥纳多·达·芬奇的工具间,为他编程,摸索和创造提供工具。一台电脑,一本书,一壶水,他就这样坐在桌前,弹指间度过的光阴凝聚成知识与智慧的积淀。


       无论关于哪个领域,他对新鲜事物和知识探求的好奇心是难以掩饰的。用他的话来讲,叫做“兴趣使然”。数学微积分和线性代数,计算机原理, Linux操作系统,Python网络爬虫,C的数据结构,计算机图形学这些都是他平时深度学习的领域。我从来没有见过一个高中生如此博识,但是当他列给我这些的时候,我终于理解了他日复一日年复一年的待在机房里究竟做了什么。计算机之外,大学课程的无机和有机化学,生物学的概论,历史和哲学上的拓展,无线电,汽车原理他都有所涉猎,更不要说他那完美得无可挑剔的英语。


       他学习的效率是惊人的,高一出于兴趣参加生物竞赛,匆忙准备两周后考试获得省二等奖。在武汉参加夏校自学了几何光学并跟随导师学习计算机图形学,在一个月时间内完成了光线追踪在处理计算机图形走样问题里的作用的调查报告。当别人惊艳于他短期内取得的巨大成就,他却轻描淡写地说“我只是把别人玩闹的时间用来学习罢了。”平淡的语言藏不住其中字字珠玑的真理。在谈到他为什么未来想要选择科研,他说:“因为好奇心的驱动,也因为喜欢用手里掌握的一致的知识探索未知的过程。”



是强迫症,还是精益求精?


       在生活中,他是个孤僻却随和的强迫症。钱夹里整齐的面额从大到小排列的纸币,手机上按功能分类的app,电脑整洁有序的桌面和文件夹,他的一丝不苟在所有的细节中得以彰显。当然这种痴迷和强迫,对他的帮助更加体现在对他的程序简洁性近乎苛刻的挑剔。一次在小组中,他们被要求编写一个能和人玩21点游戏的程序,经过几个小时的努力和合作,他们终于完成了这个项目。然而成果的代码足足有300多行,在他精简代码的要求被小组其他成员拒绝后,他默默地又工作数个小时,最终把代码减少到150余行。这也就是所谓工匠精神了吧。


       他并没有很多朋友,在别人打牌,玩闹,闲聊之时,他总会知趣地走开。然而他却又那么随和,热心,每当我在AP物理上遇到难题,他总会不厌其烦地给我解释多遍。正因为这一点,加之他高度的社会责任感,我相信他可以在求索计划中真正为学员打开通往科研与计算机的神圣大门。令我印象深刻的我们唯一一次争吵,是在成都租房子时我想图省事把垃圾留在房间里,他却坚持我们把它带下楼扔掉。Shame on me。自惭形愧。



       脑海里总不断浮现出我和他待在一块时荒谬而无意义,却又无比宝贵又令我无比珍重的时光,我们在食堂高谈着哲学,议论着政治和社会问题,探讨着东野圭吾,还窃笑别人看到我们在校园里说英文时怪异的眼神。那一切汇成一股不可逆的现实的洪流,裹挟着光和影,似乎在渐渐远去。我能做的,只是在记忆中,去回顾那些褪色的画面。


Bro,我是多么再想听你用那一贯的港台腔说一遍,天真的近乎稚嫩:“James,我们去打球吧。”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邮 箱:admin@jnflsic.com

地 址:中华人民共和国 山东省 济南市 历城区 金舆大道3399号

微信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