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校录取

当前位置: 首 页 > 成 就 > 名校录取

张涵 | Interview 我的ED学校:约翰·霍普金斯大学

2019/12/19

1-19121ZU30T08.jpg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The Johns Hopkins University),简称JHU,是美国一所重量级的研究型大学,在医学科学领域常年世界领先。它拥有全球顶级的医学院、公共卫生学院和附属医院,因此本科生研究和实习机会非常丰富。我申请的是神经科学和公共卫生都是该校最强的专业之一。除此之外,我还打算尝试JHU特色的Writing Seminars(写作研修课程)和伦理研究项目。现在,我正在申请本科生科研资金,希望在大学研究退行性神经疾病的新疗法。

GPA成绩第一,托福二战117,SAT满分,SAT2生化数三科满分。

我是一个不放弃任何机会并努力发挥到极致的人,不论在学习还是生活中。这也使得我在标化和校内课业上一直没有耽误太多时间,除此之外,我还选考了AP语言、文学、心理等学科以拓宽自己的文科思维。

科研对我来说不是为了给简历贴金,而是为了应用所学、反省推理、磨练耐性。高二的暑假我申请到了全球只录取12人的项目,跟康奈尔一个做昆虫声学的大牛教授搞科研。去之前,美滋滋幻想着能被带着做出点成果。但到了以后发现,摆在眼前的只有一个没空搭理我的博后以及一堆完全不熟悉的电生理学设备,压根没有我一个高中生能插手的实验。看着其他实习生在学技术晒结果的时候,我却面临着一个艰难的抉择:眼巴巴地翻阅六周的文献,或者从零开始自己设计一个全新的项目。那时我才真正意识到,科研里没有按部就班,没有围着你转的“保姆式管理”,想走出去就必须自己开拓出一条路。于是我从早到晚泡谷歌学术,跑遍各种实验室找教授讨论,设计出了一个关于无脊椎动物神经传导的实验。最后站在讲台上展示数据的那一刻,我感到很自豪,并不是因为完成的项目有多么高精尖,而是因为我用已有的资源为自己争取到了一个最好的结果。

大满贯的竞赛,是为了不让我的脑子“生锈”。

在国际课程的这近三年的时间,我参加了几乎所有留学生可以参加的生物类竞赛。这要感谢国际课程提供的便利的参赛条件,很多竞赛在校内就可以直接参加。说是备赛,其实就是提前预习一下大学入门的课本,熟悉一下医科入学考试的内容,对我来说是乐趣而不是负担。在加拿大国家生物竞赛中,我获得了国际组亚军;在全国脑神经科学大赛中,我以总分第二名的成绩荣获亚军;在美国、英国生物奥林匹克的竞赛中,也均取得了全国冠军的成绩,并且还入围了亚生医全国总决赛。除了生物以外,我在化学、数学方面也积累了一些奖牌,比如连续两年的UKMT数学竞赛全球前50和年度最佳选手等等。这一切,都是为了保持我的脑子不“生锈”,随时随地准备迎接新知识的挑战。

我的规划明确,但我不是一个只会宣扬达尔文主义的书呆子。

我的学业主线很早就非常确定是生物,但我不是个只会宣扬达尔文主义的书呆子。除了参加各类竞赛和研究项目之外,我还在台上当戏剧演员台下做导演;利用周末的时间参加各类演讲比赛;我喜欢画画,更喜欢动漫改编的钢琴曲;我追柯南,也视三国演义为知己。

我是BC生化社的社长,也是燃剧社的总负责。济外国际个性化的培养方式为我们创造了一个轻松、自由的课外文化氛围,让我能够有足够的时间、空间来让自己的各方面得到全面发展。还记得当初带着舞台恐惧症加入了燃剧社时的场景,记得第一次上台演戏,第一次当导演,第一次带着剧组去比赛,这一切潜移默化地影响了现在的我,现在的我站在多大的舞台上都敢做演讲了。

亦师,亦友,亦知己。

记得第一次看到济外国际提供的多种多样的AP课程介绍时,就觉得这会是一个给我无限可能以及无数个“第一次”的地方,于是2016年的那个夏天,我以推荐生身份来到了机场路6868号,成为了济外国际的一份子。

在这里,我挑战了自己从来没有尝试过的事情,还记得申请季择校时的“冒险”,从康奈尔到约翰霍普金斯,是升学指导老师给予了我勇于尝试的勇气。在这里,没有口口声声努力备考的施加压力,只有跟老师共同讨论、思想碰撞出结果时的爽朗笑声,也在她的鼓舞下我逐渐明确了我的理想专业——神经科学。在这里,没有枯燥的英文单词以及局限的课本知识,只有外教“原汁原味”的兴趣引导,从西方戏剧分析到英文剧本创作,让我们对西方的思维逻辑有了更深入的了解,这一切要感谢这里的每一位老师,更要感谢母校为我们提供的这个良好的发展平台。

最后,回顾过去的高中时光,感觉自己在不断破壳成长,也想借此鼓励学弟学妹们勇敢面对这里的每一个挑战和机遇,秉忠贞之志,向着自己的理想加油迈进!


联系我们 /Contact us

邮 箱:admin@jnflsic.com

地 址:中华人民共和国 山东省 济南市 历城区 金舆大道3399号

微信二维码